当前位置: 智能网 > 智能医疗 > 新冠改写全球疫苗市场:辉瑞跃居第一

新冠改写全球疫苗市场:辉瑞跃居第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8-25 16:01:12   浏览次数:37
核心提示:2021年08月25日关于新冠改写全球疫苗市场:辉瑞跃居第一的最新消息:国内该行业主要上市公司:华兰生物(002007)、智飞生物(300122)、康泰生物(300601)、沃森生物(300142)、康希诺(688185)、长春高新(000661)、复


国内该行业主要上市公司:华兰生物(002007)、智飞生物(300122)、康泰生物(300601)、沃森生物(300142)、康希诺(688185)、长春高新(000661)、复星医药(600196)、金迪克(688670)、欧林生物(688319)、百克生物(688276)

本文核心数据:营业收入、细分市场、竞争格局

全球人用疫苗行业龙头企业基本信息

目前,全球范围内人用疫苗的龙头公司主要有四家,分别是英国葛兰素史克、美国默沙东、美国辉瑞和法国赛诺菲。他们的主要业务可以大致分成处方药、疫苗和其他;其中辉瑞和默沙东均有进行动物保健业务,而其余两家公司没有相似业务。

新冠改写竞争格局,辉瑞跃居第一

在目前新冠疫情反复持续的情况下,疫苗的重要性日益突出。新冠疫苗巨大潜在市场成为全球疫苗厂商群雄角逐的主要战场。辉瑞、赛诺菲、默沙东和葛兰素史克也均有积极投身新冠疫苗的研发,试图在新冠疫苗市场分得一杯羹。

然而截止2021年8月中旬,四家厂商中仅有辉瑞一家成功研发并量产新冠疫苗,其余三家仍在临床试验阶段,尚无疫苗或者特效药产出。

从四大巨头的疫苗业务营业收入可以看出,2018年至新冠疫情开始之前,全球疫苗行业按照疫苗营业收入排名,第一至第四名大致分别是葛兰素史克、默沙东、辉瑞和赛诺菲;2020年葛兰素史克疫苗业务达到95.4亿美元,远高于其他三家厂商。

然而疫情开始至新冠疫苗研发获批后,全球疫苗行业排名生变,辉瑞一跃成为第一,其次是赛诺菲、默沙东和葛兰素史克;其中辉瑞疫苗业务达到141.27亿美元,比葛兰素史克2020年全年的疫苗营收仍要高出接近50亿美元。可见新冠疫苗已经彻底改写全球疫苗行业竞争格局,辉瑞跃居第一。

新冠改写业务结构,辉瑞疫苗业务占比猛增

2021年上半年,除了辉瑞,三家疫苗巨头的表现均不如人意。从2020-2021年上半年的业务结构变化情况来看,因新疫苗尚在研发中,葛兰素史克、默沙东和赛诺菲的疫苗业务占比均没有明显改变,疫苗业务占比均在10%-20%左右,疫苗均不是三家公司的营业增长点;同时,受到新冠疫苗大量需求的影响,辉瑞疫苗业务占比则从15.69%增长至42.10%。

辉瑞疫苗明星产品生变

从2020-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明星产品来看,葛兰素史克主要产品是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2020年贡献超过四分之一的疫苗营业收入。

美国默沙东的主要产品是四价HPV疫苗Gardasil与九价HPV疫苗Gardasil  9,2021年上半年贡献了接近60%的营业收入。值得注意的是,默沙东的Gardasil和Gardasil  9目前均为全球唯一预防宫颈癌一面,暂无替代品,因此处于完全垄断状态,默沙东优势巨大。

赛诺菲和辉瑞的疫苗产品种类相对少于前两家公司。赛诺菲是全球重要的流感疫苗生产厂商,其明星产品为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流感病毒疫苗;而辉瑞的明星产品为13价肺炎疫苗,该疫苗并非辉瑞自主研发所得,而是通过并购了惠氏(Wyeth),获得后者的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Prevanar  13。

从疫苗明星产品的占比来看,疫情之前的辉瑞对于13价肺炎疫苗的依赖性过高,该疫苗销售额占比达到70%以上;疫情以后的辉瑞对于新冠疫苗的依赖性也很高,该疫苗的占比接近80%。

注:葛兰素史克尚未公布2021年上半年疫苗细分产品销售额。汇率按照即时汇率1英镑=1.3829美元进行换算。

注:汇率按照即时汇率1欧元=1.1772美元进行换算。

辉瑞:“钞能力”获得新冠疫苗

BNT162b2新冠疫苗并非辉瑞研发所得,而是通过与BioNTech合作的形式。根据公司公告显示,辉瑞预先支付BioNTech1.85亿美元的预付款,并在疫苗开发完成后再拨款5.63亿美元;由BioNTech提供mRNA技术和产权,辉瑞负责临床试验和分销。该疫苗于2020年12月成功研发后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

因此,辉瑞疫苗业务的主力产品变成了BNT162b2新冠疫苗,后者向辉瑞贡献了超过四分之三的疫苗业务收入,超越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Prevanar  13,成为辉瑞目前最热门产品。

不难看出,辉瑞在明星疫苗产品上布局主要通过“钞能力”获得,前有并购惠氏所得Prevanar  13,后有BioNTech合作研发BNT162b2,疫苗自主研发能力较弱。短板十分明显的情况下,辉瑞选择兼并收购以及合作的方式进行补足,而非加强自身研发能力,这也是辉瑞对于单一疫苗依赖性极强的主要原因。

赛诺菲:双技术路径共同发展,酝酿反击

赛诺菲在新冠疫苗生产上仍然表现出较为积极的态势,与Translate  Bio、GSK分别合作研发mRNA和重组免疫蛋白新冠疫苗,并且均与2021年上半年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可以看出,赛诺菲对于新冠疫苗的野心,在研发上选择稳扎稳打的合作研发,两种技术路径共同发展,互为补充。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赛诺菲全球首支Dengvaxi登革热疫苗上市,但是巨大的研发投入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该疫苗在菲律宾推广后,出现十几例儿童接种后重症登革热乃至死亡病例,损失惨重,使得赛诺菲在之后的研发规划和投入上十分谨慎。

因此,在这次新冠疫苗的研发上,赛诺菲选择了较为稳妥的合作研发。为求稳,赛诺菲选择新冠疫苗技术相对成熟的重组免疫蛋白疫苗,进行研发;同时又尝试突破,为反击辉瑞mRNA疫苗,选择技术壁垒极高的mRNA疫苗,进行研发。

葛兰素史克:“躺平”生产疫苗佐剂

在新冠疫苗布局上,葛兰素史克主要进行最为稳妥的疫苗佐剂研发生产。

根据公司疫苗首席医疗官Thomas  Breuer的发言,疫情初期,葛兰素史克高层领导迅速决定在公司的优势领域进行布局,即疫苗佐剂的研发生产。并且根据公司官网2020年5月的公告,葛兰素史克宣布进行十亿剂疫苗佐剂的生产,以支持开发多种含佐剂的新冠候选疫苗。

根据葛兰素史克之后的新冠疫苗市场布局可知,公司的业务重点布局在了相对冷门的疫苗佐剂生产上,并且利用自身的资金优势直接投资其他公司的新冠候选疫苗。直接“躺平”的方式,为葛兰素史克带来的营业收入虽不如辉瑞的营业收入高,但是其有效避免巨大研发投入损失的潜在风险。

默沙东:几经挣扎,无奈投身特效药

默沙东选择直接购买或与他人合作开发候选疫苗和特效药。但是在2020-2021年初,几次尝试新冠疫苗研发,都以失败告终。由于连续失败,默沙东押注上新冠疫情上的损失已有4.93亿美元;在巨大的研发投入损失面前,默沙东只剩下新冠特效药一个选择,即继续进行特效药MK-4482的临床试验。

综合来看,新冠疫情已经改写全球疫苗竞争格局。巨大的新冠疫苗市场需求引得全球疫苗厂商竞相角逐,传统的疫苗巨头们面临着被后起之秀超越的风险。全球疫苗竞争格局瞬息万变,随着默沙东新挂那特效药和赛诺菲两款疫苗临床研发接近尾声,2021年下半年或许能看到新的变化。

调研:

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疫苗市场格局转变,四大老牌疫苗生产巨头的座次将会如何变化,你怎么看?

A.辉瑞仍然处于第一的位置,赛诺菲反击失败,默沙东特效药研制失败

B.赛诺菲新冠疫苗反击成功,与辉瑞分庭抗礼

C.默沙东新冠特效药研制成功,葛兰素史克滑至末位

以上数据参考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疫苗行业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还提供产业大数据、产业研究、产业链咨询、产业图谱、产业规划、园区规划、产业招商引资、IPO募投可研、招股说明书撰写等解决方案。

更多深度行业分析尽在【前瞻经济学人APP】,还可以与500+经济学家/资深行业研究员交流互动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关键词: 疫苗


[ 智能网搜索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互联网医院”和“医院+互联网”的区别是什么? 百余家互联网医院落地,200多家企业涌入(附企业名单)
大家都在看
热门标签词

 
 
新能源网 | 锂电网 | 智能网 | 环保设备网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