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智能网 > 智能硬件 > 亏损、负债,创始人失踪,同洲电子怎么了?

亏损、负债,创始人失踪,同洲电子怎么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8-25 18:00:25   浏览次数:240
核心提示:2021年08月25日关于亏损、负债,创始人失踪,同洲电子怎么了?的最新消息:来源|海西商界(haixishangjie)作者|A Dolphin“我是个偏执狂,做什么事情像疯掉了一样。”同洲创始人袁明曾如此评价自己。从1994年乘着风口成立,到成为数字视讯


来源|海西商界(haixishangjie)

作者|A Dolphin

“我是个偏执狂,做什么事情像疯掉了一样。”同洲创始人袁明曾如此评价自己。

从1994年乘着风口成立,到成为数字视讯行业的老大,再到后来的连年亏损,被监管调查、被ST、债务高筑、高管集体出走......同洲电子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至暗时刻。

近日,ST同洲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前,公司发布最新公告,将向福建腾旭实业有限公司定增募资,金额共计3.45亿元。

若放在大多数上市公司身上,定增募资或许只是一个常规交易。但对此时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同洲电子而言,此次交易完成后,福建腾旭将持有公司23.08%的股份,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其背后老板刘用旭也将成为同洲的实际控制人。

也就是说,此后,同洲正式易主,公司将被腾旭掌控。而作为创始人的袁明,此时早已不知所踪。发展近30年,从高光到负面缠身,同洲电子“成也袁明,败也袁明”。

年营收23亿,成数字视讯第一股

袁明,出生于1963年,自大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发电厂工作,成为一名工程师。

1993年,已经在安徽淮北发电厂工作9年的袁明,开始不安于现状。彼时,正值深圳完成了初期发展,即将爆发的时刻。袁明心一横,辞去铁饭碗的工作,只身前往深圳,寻找机遇。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深圳,电子产品行业颇为火热。袁明在其中摸爬滚打,看到了LED显示屏的市场蓝海。1994年,袁明在深圳创立了同洲电子有限公司,主要经营LED显示屏。

白手起家的困难,主要是产品研发资金和市场推销。为省成本,袁明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扛起了所有。渐渐地,事业很快就有了起色。

善于把握机遇,是袁明的优势。1995年,央视率先使用数字电视系统,推开了数字电视在中国的发展风潮。袁明再次跟上行业队伍,带领同洲转型为数字电视终端设备制造商。

经过几年的研发,同洲率先推出自研的数字卫星接收机(俗称机顶盒),一举成名,袁明也因此成为数字电视领域专家。

风光无限之际,同洲电子一鼓作气,将机顶盒全国推广,在“村村通”工程中拿下超过65%的市场份额,并成为当时第一个走出国门的国内厂商。

2006年,同洲电子在深圳成功上市,成为中国“数字视讯第一股”,创始人袁明身家达到13亿元。这一年,袁明再次高举改革大旗,陆续成立了安防、汽车电子、移动通信等产品线。

到了2008年,同洲电子的总产能已达到1000万台。但彼时,机顶盒市场上已经出现诸多竞争对手,九州、长虹等等企业实现弯道超车,成为行业第一、第二。

袁明意识到,单纯的机顶盒产品生产和服务已经不具备竞争优势了。他便趁此转向合作模式,向广电推出同洲数字电视解决方案。

由于多次与广电进行深入合作,同洲一时之间被坊间称为“广电正规军”。当时还有领导寄语同洲电子,希望能早日成长为基于广电传输的华为。

2010年,袁明又提交关于推动深圳三网融合的提案,更是打造了“三屏互动”业务。这一年,同洲年营收超过23亿元,成为历史新高,就连往后11年,也都没能再次突破此记录。

亏损、负债,昔日“老大”没落

从研发出中国首个机顶盒,到成为市占率第一的龙头老大。可以说,没有袁明,就没有同洲。但谁能想到,同洲最终还是毁在了袁明手上。

梳理同洲上市15年,可以发现,早期的同洲电子虽然有过销售高峰期,但利润一直偏低。

以2010年为例,同洲电子营收破新高,净利润却同比下跌371.06%,亏损超1.3亿元。更是在此之后,便陷入盈亏交替的怪圈。

数据显示,2006年-2020年,同洲电子全年净利润超一半为负,2016年亏损额登顶,达到5.6亿元,而上市至今累计亏损超10亿元。

另外,在仅有的7年盈利的时间里,净利润超1亿的也只有2年。到了2021年上半年,同洲的营业总收入仅为7251万元,净利润为-2598万元。

行业竞争加剧,机顶盒市场萎缩,公司管理不善等等,都是同洲电子逐渐落寞的原因。但最主要的亏损因素,源自袁明的“激进”。

在董事长任期内,袁明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虽然早期频繁转型带动了同洲电子飞黄腾达,但后期也因为多次转型失败让同洲债台高筑。

因为,袁明的转型方式,就是拓宽新领域,研发新产品。

在电视机没落的时代,袁明便高调推出自主研发系统的手机。然而,手机不是那么好做的。一股脑入场后,同洲电子终是支撑不住了。后来他曾回顾称,“当时就是赌,把研发当成赌”。

投入成本过高,让同洲资金难以周转。作为实控人袁明,开始以资金需求为由频繁套现,共计近10亿元。而套现是为了放弃同洲离场,还是为了弥补同洲资金短缺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据袁明自己所言,是为了同洲电子。

袁明曾向媒体解释同洲为何会走到这一步以及为何套现,他认为是因为他把钱都用在了转型上。“我卖股票的钱都贴在了产品研发上了,是我自己垫的。不是投在上市公司,是上市公司转型,和贾跃亭外面的公司是一样的。”他说。

在他看来,他和贾跃亭一样,贾跃亭是步了他的后尘,但贾比他幸运,因为他的盘子更大。

套现也救不回同洲,袁明开始质押股权。2016年3月,袁明与小牛龙行签署《借款协议》,作价8.7亿元将1.23亿股质押给小牛龙行。小牛龙行将替代袁明成为同洲新的大股东。

虽然业内人士质疑袁明是在“曲线卖壳”。但市场似乎也对袁明失去了信任,认为新的掌舵者会给同洲带来新可能。转让消息一出,同洲电子连续2天“一”字涨停。

但很快,转让协议就变成了一场官司。小牛龙行以袁明迟迟不过户为由申请仲裁,虽然最近达成和解。但合作仍是搁浅了下来。资料显示,截止目前,该转让合作仍未完成。

 
关键词: 同洲 电子 亿元


[ 智能网搜索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单点液位开关在冷却系统中的相关应用 2019年会议平板市场数据预测分析
基于Raspberry Pi(树莓派)的MCC数据采集卡应用 中国芯片产业已取得了哪些成就
大家都在看
热门标签词

 
 
新能源网 | 锂电网 | 智能网 | 环保设备网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