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智能网 > 智能医疗 > 从德尔塔到拉姆达,疫情何时结束?

从德尔塔到拉姆达,疫情何时结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8-11 10:02:30   浏览次数:47
核心提示:2021年08月11日关于从德尔塔到拉姆达,疫情何时结束?的最新消息:文/陈根从变异毒株Alpha到Beta,再到Gamma和Delta,每次变异,新冠病毒都携带着更强的传播力。然而,就在当前的主要流行毒株Delta(德尔塔)加速蔓延,全球各地都为应


文/陈根

从变异毒株Alpha到Beta,再到Gamma和Delta,每次变异,新冠病毒都携带着更强的传播力。然而,就在当前的主要流行毒株Delta(德尔塔)加速蔓延,全球各地都为应对Delta变种病毒而焦虑时,另一变异毒株Lambda(拉姆达)又开始出现“冒尖”趋势。

有声音指出,人们还没有意识到拉姆达的危害性,它却可能成为一种超越德尔塔毒株的潜在威胁。更有医学专家警告,这种变异毒株可能具有更高的传染性。当前,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其列为“待观察突变株”,如果被列为待观察的变异病毒传播进一步加快,则会被世卫组织升级为“需要关注”的变异病毒。

新冠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们好像离那个无需隔离、不戴口罩的前疫情时代越来越远了。

警惕拉姆达

去年8月,新冠病毒变异毒株C.37首次在秘鲁首都利马被发现,世卫组织遂将其命名为“拉姆达”。目前,拉姆达已蔓延至全球 41个国家和地区。英格兰公共卫生局公布的数据显示,除南美地区外,美国、加拿大、德国、西班牙、以色列、英国和津巴布韦等欧美多国家均报告了拉姆达毒株的感染病例。

其中,秘鲁近期新增新冠病例中超过80%是因拉姆达突变株感染所致,而秘鲁的人均新冠死亡率更是飙升至世界第一。尽管智利的疫苗接种率较高,大约60%的民众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但自2021年春季以来,智利的新冠感染人数迅速增加,主要也是来自拉姆达突变株的感染。

《印度时报》曾报道称,拉姆达变异毒株的感染症状,与新冠病毒的常见症状几乎相同,包括咳嗽、发烧、味觉丧失、嗅觉丧失、身体疼痛和气促等。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看似普通的毒株或许比一般的新冠病毒更加危险。

近期,东京大学的日本研究人员发布了一项拉姆达变体研究。研究发现,在 拉姆达 S蛋白的 NTD 中插入 RSYLTPGD246-253N 突变与毒力增加有关,使拉姆达变体能够逃避 COVID-19 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这种突变是拉姆达变体在南美洲国家迅速传播的原因。

除了RSYLTPGD246-253N、L452Q和F490S突变,导致其免疫逃逸能力增强外,研究人员还发现,T76I和L452Q突变,是导致其传染性增强的原因。

其中,RSYLTPGD246-253N突变与N端结构域(NTD)“超级位点”的一个组成部分重叠,成为其免疫优势位点。该位点的突变也是让拉姆达突变株能够逃逸新冠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的原因。

事实上,仅仅增加传染性并不能导致大规模感染,Epsilon突变株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该突变株传染性更高,但免疫逃逸能力并未增强,因此并未导致大规模感染。也就是说,要实现大规模感染,必须具备两个特征:传染性增加和免疫逃逸能力增加。

然而,该研究通过分子系统发育分析和病毒学实验阐明了拉姆达突变株的进化趋势。研究表明,拉姆达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并对COVID-19疫苗更有抵抗力。尽管目前WHO仅将其归类为待观察突变株(VOI),但该论文作者强调拉姆达突变株具有很强的潜力在未来引发新的大规模流行,应当做好应对准备。

可以说,拉姆达突变株具备传染性增加和免疫逃逸能力增加的两种能力,而这极有可能让拉姆达成为下一个“delta”。

抗疫战争在升级

实际上,拉姆达2020年8月首次在秘鲁首都利马被发现时,人们还没有意识到拉姆达的危害性。然而,在2021年4月以后的新增感染者中,拉姆达的检出率就已经达到八成。

在秘鲁,现已有超过90%的感染病例与拉姆达相关,而该国人均新冠死亡率已飙升至世界第一。在邻国智利,则有超过31%的样本同拉姆达相关。在过去两个月中,拉姆达更是成为秘鲁、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乌拉圭、巴拉圭等南美多国主要流行的新冠毒株之一。

因此在6月14日,WHO将拉姆达变种列为“关注变种VOI”,即已经在多国发现,可以引起社区传播,需要进一步的监控的变异毒株。如果被列为“关注变种”的变异病毒传播进一步加快,就会被世卫组织升级为“需要关注”(VOC)的变异病毒。德尔塔就是目前“需要关注”的四种毒株之一。

欧洲多家媒体表示,拉姆达目前已经找到了“通往欧洲的路”,英国公共卫生部于今年6月23日将其描述为“正在调查的变种”。6月25日,英国公共卫生部报告了6例由拉姆达变异毒株引起的新冠肺炎病例,病例的出现均同海外旅行相关。在疫情明显恶化的西班牙,情况则要更严重一些。据西班牙媒体消息,西班牙坎塔布里亚北部地区已记录了80例拉姆达变异毒株确诊病例。

7月19日,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确诊了该院首例感染新冠病毒“拉姆达”变异毒株的病例。目前,美国已有1060例由“拉姆达”毒株引起的新冠肺炎病例。此外,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快速传播,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住院和死亡病例也在不断增加。

如今,拉姆达已经扩散到亚洲。8月6日,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一名30多岁的女子7月20日从秘鲁抵达东京羽田机场,之后在筛检时确诊。6日经检验确认她感染的是变种病毒株拉姆达,这也是日本首例拉姆达病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了德尔塔的前车之鉴,拉姆达就更值得人们的警惕。有分析称,拉姆达变异毒株之所以没有像德尔塔一样在全球大面积流行,或许是因为“创始人效应”。“创始人效应”是该变体首先在一个人口稠密和地理上受限制的地区流行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使其成为主要变体。

研究人员表示,拉姆达一旦突破“创始人效应”,病毒增强,传染能力加大,传播到世界各地只是时间问题。比如几个月前,德尔塔毒株在印度盛行时,那时候没有人能想到它会成为流行病毒。

此外,根据CNN报道,美国医学教授波兰德认为,只要发现变种病毒,并且证实它有迅速传播能力,就应该对相关病毒予以关注。“每天都有不同的变种病毒出现,但要注意的是,突变是否会让病毒取得优势,并对人类造成不利,而拉姆达的突变显然就是危险的”。

可以说,这场抗疫战争已经随着病毒的不断突变而发生了改变。从原始毒株到Alpha、Beta、Delta和近期潜入美国的拉姆达,变异毒株的传染力和逃逸免疫能力越来越强。彻底消灭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过去,痊愈的天花患者以及接种天花疫苗的人群对病毒会有终生免疫,脊髓灰质炎疫苗也可以产生多年的保护力。这就导致了这些疾病很难出现二次感染,易感人群数量随着疫苗的接种可以迅速减少。但是,新冠感染的免疫保护作用持续时间至今还不明确。

新冠患者存在的二次感染的案例,也表明新冠的免疫保护作用或许是有期限的。并且,新冠病毒作为RNA病毒,在短期内就已出现多种变异株,delta变异株无论传播力还是破坏性都高于先前毒株,而且最近到达美国的拉姆达变异株的传染力可能比delta还要强。

无疑,疫情持续将导致更多变异病毒出现,人们至今唯一的出路仍是大规模接种疫苗,只有控制住疫情传播才能防止病毒一再发生变异。 这是一场更艰难的战争,而过去人们所拥有的自由宽松、线性发展、无需隔离、不戴口罩的生活,也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关键词: 拉姆


[ 智能网搜索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互联网医院”和“医院+互联网”的区别是什么? 百余家互联网医院落地,200多家企业涌入(附企业名单)
大家都在看
热门标签词

 
 
新能源网 | 锂电网 | 智能网 | 环保设备网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