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智能网 > 智慧城市 > 高德+钉钉,阿里备战下半场

高德+钉钉,阿里备战下半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8-26 18:00:36   浏览次数:49
核心提示:2021年08月26日关于高德+钉钉,阿里备战下半场的最新消息: 伯虎点睛:高德,又需要俞永福了。这一回,阿里的本地生活版图,竟然把钉钉也整合进来了。8月21日,高德打车企业版入驻钉钉,企业充值5000返3200。(高德打车企业版,图源:钉钉)


 伯虎点睛:高德,又需要俞永福了。

这一回,阿里的本地生活版图,竟然把钉钉也整合进来了。

8月21日,高德打车企业版入驻钉钉,企业充值5000返3200。

高德换帅,钉钉易主,阿里备战下半场

(高德打车企业版,图源:钉钉)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结合。

它意味着原本各自为战的阿里各部,开始握拳重组,预备集合力量办大事了。

1. 高德+钉钉,迈出重要一步

事出有偶然。

如果不是女员工被曝性侵案,原CEO李永和处理不当引咎辞职,俞永福可能还不会接管本地生活公司。

但事出也有必然。

从钉钉创始人陈航离职开始,钉钉从一个独立产品到连通阿里大局的属性就被激活。

在外界看来,这次入驻是高德打车在C端大众市场遭遇瓶颈后,在向B端寻找的一条新的增长曲线。坐拥4亿用户和1700万企业组织的钉钉,也给了高德打车很多的想象空间。尤其是当所有公司都在以亿级用户为目标,苦苦争夺少的可怜的C端市场份额时,高德另辟蹊径,向那1700万的“家长”开刀了。

对钉钉而言,这也不是一件意外的事,钉钉很早就觊觎出行这块蛋糕了。

2015年,创始人陈航和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联合,为企业员工提供出行服务;2019年,钉钉出来一个“同事Ding车”,同一个社区的邻居可以一起拼车;同年,钉钉与哈罗合作,推出职场顺风车。

只不过当时钉钉的议价能力不强,只能为哈啰导一导流量。

相比之前,这一次的整合有了更多战略层面的意味。

此前,伯虎财经写了一篇《无招离职,阿里无招》的文章,从无招(陈航的花名)切入,分析了阿里的困境。

但另一方面,无招的出走也反映了钉钉在经历高速增长,拿下办公软件的头把交椅后,要开始进行一个转型:从一个功能性软件过渡为一个平台型软件。叶军(花名:不穷)进来了。

这个曾经自称“个人能力一般”的人,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我或许是让钉钉实现多种可能的人。”

在今年的5月的阿里开发者大会上,钉钉用了一个和高德打车一样的名词给自己定位:聚合平台。

此前,钉钉一直是一个“封闭”的办公软件,现在钉钉开始引入一些“外来者”。6月,携程商旅进入钉钉应用中心,相比自家的高德,还早一步。

高德换帅,钉钉易主,阿里备战下半场

(携程商旅企业版,图源:钉钉)

钉钉已经过了打天下的阶段,现在要开始守天下了。

在内部员工看来,无招是一个天才型的产品经理,而不穷则是一个“地才”型的能力整合者。守天下,需要的是想不穷这样的资源整合者。

而另外一个资源整合的高手,就是原高德总裁俞永福。

2. 又到了用俞永福的时候

俞永福可以说是阿里内部一个极为特殊的人,UC“外来者”、“救火队长”、没有花名,阿里巴巴集团4个合伙人之一。此前,担任过“阿里妈妈”总裁、文娱集团董事长、eWTP投资工作小组组长。

最让人难忘的当属高德集团总裁。

2014年7月18日,上市4年的高德从纳斯达克退下。此前,阿里通过两次近14亿美元的收购完成了对高德的私有化。

进入整合阶段的高德让阿里犯难了。这次整合说是互联网转型,更恰当的说法是组织、文化的调整。

这个仅比阿里年轻3岁的公司,已经存在了12年,形成了一套“国企化”的层级系统。当时,高德已有4100名员工,比优酷和阿里合并时的人数还多1000多人,稍有不慎,整合失败不说,还可能拖累整个阿里。

阿里先后派过来两位高管,视察一番后,无从下手。最后,阿里把刚刚加入的俞永福弄了过去。

俞永福早年在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前身)工作,负责TMT领域的投资工作。2006年,加入何小鹏创立的UC,2014年在阿里用50亿美元全资收购UC后,俞永福加入阿里。

进入阿里不久,俞永福就被委以重任,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阿里看中的正是俞永福的整合能力。

在UC担任CEO期间,何小鹏和梁捷主要对内玩技术,俞永福主要对外。他的杰作就是UC的“大五文化”(大学五年级):延续大学那种简单的同学关系管理公司。

要在高德这样的“老炮”身上建立“大五文化”不简单,为了避免高德内部对这个外来者的忌惮,俞永福在高德公告私有化当天的会议上,进行了一段经典的自白:

“我财富自由,也是集团战略委员会委员,我不会为任何人打工,也不需要为职级做什么证明,做高德就是因为对这个产品的热爱。这个动机很纯,我没有其他动机。”

完成宣言后,2015年,俞永福接任高德CEO,开始对高德“改革”:砍掉O2O,研发智能驾驶,整合出行服务......俞永福最喜欢的“大五文化”也嵌入到了高德内部——“班委负责制”:俞永福任班长,核心领导人物是“班委”,员工是同学。

班委负责制的建立,宣告了俞永福对高德的成功重组。不久,俞永福调岗。2017年11月,俞永福卸任高德总裁,出任eWTP投资工作小组组长。这次重组,意味着俞永福实现了高德管理的阿里化。

时隔4年,因为一起女员工的性侵丑闻,本地生活公司CEO李永和引咎辞职。8月23日,张勇发布全员信,任命俞永福为本地生活公司CEO,负责高德、飞猪、饿了么等生活服务板块。

这一切似乎顺利成章。俞永福曾是高德CEO,这次让他接手本地生活再合适不过。但本地生活并非高德一个业务,也就是说,阿里看中的不是俞永福在高德的经验。对比钉钉的换帅,就会发现,现在又到了用俞永福整合能力的时候了。

3. 阿里业务“聚合战略”

现在,淘宝双11已经不再宣传成交额,支付宝的用户达到12亿,根据Questmobile最新数据,2021年6月,钉钉的月活跃用户数为1.63亿,在效率办公行业排名第一,位列第二的微信是7563万。

在业务规模到达一个瓶颈后,阿里的选择只有出海、开发新业务,或者是在业务之间做好工作。

目前阿里的业务覆盖支付、金融、电商、办公、本地生活、云服务,各个业务之间的壁垒急需一个链条打通,才能形成资源的聚合优势。

在本地生活这块,高德已经接入了阿里云平台,电商为高德地图提供POI(兴趣点)数据,高德数据优化菜鸟网络配送路线。

现在高德打车面向办公场景,是进一步完善阿里本地化生活的链条的尝试。俞永福和叶军俩个整合高手同时上岗,相当于双剑合璧,高德和钉钉迎来一次改头换面的机会。

然而战略层面的东西,到了执行就是两回事了。对于高德入驻钉钉,依然有两个问题需要去理解。

一,这次高德通过B端切入用户,击中的是企业主的痛点:公费报销透明,减去员工时间成本。这对于需要短途的出差、举办公司活动、旅行等用车场景具有巨大便利。

但是脱离了办公场景,对于大多数正常上下班的企业员工,和一般的打车App的区别也就消失。这4亿人,有多少人会进去,优惠过后,又有多少人会留下来。

二,聚合平台的安全问题。高德打车是高德地图下的一个“外挂”服务,依靠地图服务的流量,聚集了60多家网约车服务商的聚合平台,通过收取佣金,躺着赚钱。

问题在这随之而出,作为一家聚合平台,不同于滴滴、出租车等服务商,高德一直宣扬“平台中立”。在高德打车的打车用户协议上,高德把责任完全撇给了第三方服务商。

高德换帅,钉钉易主,阿里备战下半场

(高德打车用户服务协议,图源:网络)

2个月前发生的杭州网约车跳车事件中,包括车主本人在内的所有舆论都指向了首汽约车,高德打车在此次事件中几乎销声匿迹。

高德真的可以“平台中立”?

近日,在成都电视台公共频道报道,一位90后母亲在用高德地图打车后,信息泄露,遭到司机骚扰。王女士丈夫表示,该司机谎称王女士丢失贵重物品,客服没有核实情况便将王女士手机号码告知司机。

这个事例尽管是特例,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平台作为连接用户和服务商的中间桥梁,想要“中立”是不成立的。在缺乏规则约束的情况下,乘客安全无法解决,阿里要打通本地化生活与其它业务之间的链条更是遥遥无期。

这次,高德入驻钉钉,直接目的是争夺本地化生活的市场份额,但动力却是阿里这个大机器推动的。俞永福的回归,钉钉的换帅都在预示,阿里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早期的流量争夺进入瓶颈后,各业务的整合成了重中之重。

参考消息:

1. 猎云网:“整合大师”俞永福

2. 电商报:成从武:我这个人已经退出江湖了

3. 南方人物周刊:关于钉钉换帅,我们把所有挑衅性问题都问了一遍

4. 虎嗅网:高德和俞永福这三年:强敌环伺下,更迭和重组

 
关键词: 阿里 打车 员工


[ 智能网搜索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人脸识别飓风下 探究智慧酒店虚实 深度研究之建造智慧城市的四大核心技术分析
5G在智能城市中哪些领域能够应用? 物联网帮助智能城市的多种方式
大家都在看
热门标签词

 
 
新能源网 | 锂电网 | 智能网 | 环保设备网 | 联系方式